美容醫療手術醫師非病患指定醫師的法律責任

美容醫療手術醫師非指定醫師—評析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6年度醫字第11號民事判決文章摘要

views
16

案例事實:

原告甲向被告乙詢問隆乳手術之診所與醫師,被告乙介紹A醫師,甲其後亦認為A醫師是整形外科權威,故指定於丙醫師之醫院接受A醫師執刀。於手術前,診所員工向甲表示A馬上到,要求甲在手術同意書等文件上簽名,甲並刷卡付款30萬,最後手術是由丁醫師執刀。

原告主張:

原告甲主張其自始至終都指定A醫師進行手術,術後經詢問始得知並非A進行手術。甲於術後當天未穿戴塑身衣,隔天至診所時始穿塑身衣,至拆除塑身衣時,手術部分已有疤痕,且抽脂大腿部位已造成腫脹及凹凸不平之傷害。丙事後雖有匯還15萬元,惟甲認仍有15萬損失及50萬非財產上損害,請求丙與乙丁負連帶賠償責任。並主張依民法184I、188I、227、227之1、193I、195I前段等規定,請求丙丁就事後治療負連帶賠償責任。

被告抗辯:

乙抗辯未受雇於丙,僅提供原告甲資訊。丁抗辯為丙之報備支援醫師,不認識乙,對甲指定A執刀一事並不知情。甲術後正常,塑身衣並不需術後馬上穿,如術後未依醫囑穿塑身衣與按摩,可能產生抽脂部分凹凸不平現象。丙抗辯乙與丁非其員工,與丁僅有承攬關係,無民法188條第1項適用。

法院判決:

  • 乙不法侵害甲手術契約之自主權,須負民法184I之損害賠償責任。
  • 乙客觀上為丙所用,並為之服務且受丙監督,丙應依民法188I負連帶賠償責任
  • 丁僅報備支援醫師,未參與締約,毋須負連帶賠償責任。
  • 丙既已退回15萬,則15萬應為雙方對契約自由權不法侵害之財產損害額合意,甲無再更為請求之權利。
  • 乙、丙未嚴守由A執刀之約定,甲主張締約自由權遭侵害之非財產損害有理由
  • 抽脂部分凹凸不平乃抽脂之常見副作用,難認屬不法侵害。
  • 無足夠證據證明甲外觀上之傷害係丁施術過失造成,不符不完全給付要件。

法律問題:

  • 指定醫師約定之違反,究屬侵權責任抑或是債務不履行責任?
  • 何謂契約自由權?
  • 病人手術同意書之同意範圍為何?
  • 非指定醫師施術有無侵害病人自主權?

侯英冷教授見解:

  • 本案應屬未依約履行之狀況,與判決所稱之違反「契約自由權」有別,所謂契約自由權是指依私法自治原則下之締約自由,本案並未違反締約自由
  • 本案契約當事人是甲與丙,丙對甲負有「提供所約定之美容醫療給付,且須依甲之指示履行債務」之給付義務,德國通說及實務肯認醫院與病患間成立主契約,病患與其指定之醫師間則成立「附加醫療契約」,且此一附加契約不得透過契約約定排除責任。倘有違指定醫師提供醫療給付之責任,醫療機構與醫師均須負責。因此,本案A醫師如有提供指定醫師之特別指定醫療服務,解釋上應係委託丙代理締約,與病患成立附加醫療契約。
  • 美容醫療行為由無醫療資源壟斷性、無醫療急迫性、有違美容醫療使用者之特殊信賴等因素,故原則不可以由病患指定醫師之職務代理人代為施行。例外於符合指定醫師有非可預期之特殊障礙事由,且職務代理人之專科領域與指定醫師相同,並及早通知病患讓其選擇是否另外擇期施術,以及於施術前,再次取得病患同意之狀況下,例外得由職務代理人代為施術。
  • 病人手術同意書之簽署,在於使病患或其家屬因醫師之說理、告知,而知悉、明白手術風險、替代方案等內容,但不包括指定特定施術醫師。故手術同意書範圍應限於接受手術治療與否
  • 指定醫師屬債權人之特別指示,依民法529條規定,應適用民法536條變更指示之限制。本案如丙任意更改甲之指示,且未先徵得其同意,其給付即屬違反債之本旨,為債務不履行。縱丁執刀無疏失,丙仍違反締約之約定及合意之契約正義。至於甲是否有精神上之損害賠償,視契約違反是否可類推民法227之1請求精神上損害賠償。

小結:

  • 侯英冷教授認本案非屬「契約自由權」之侵害,而是契約違約責任。
  • 丙依民法227條負不完全給付責任,至於是否有227條之1之精神上損害賠償責任,仍待探究。

附註:本文整理自侯英冷教授之文章,全文載於月旦裁判時報第81期

#桃園律師 #桃園法律事務所 #債務不履行 #醫療糾紛 #手術同意書 #民事訴訟律師

Share this!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