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犯罪重要判決—利用權勢之認定不以形式上之業務關係為限

views
18

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331號判決:

刑法設妨害性自主罪章之目的,在於保障性意思形成與決定之自由;故倘行為人利用被害人身處受其監督之不對稱關係中之劣勢地位,縱形式上未違背被害人意願,甚而未經被害人明示反對,對被害人實行性交行為,被害人亦因居於劣勢地位,迫於行為人之權勢而不得不從,則被害人未反對性交之意思形成與決定仍受到壓抑,存有瑕疵,仍屬刑法第228條第1項規定所獨立列為性侵害犯罪類型明文處罰之行為;又該條項對於因業務關係受自己監督之人,利用權勢而為性交之罪,並不以行為人與被害人間有形式上之業務關係為限,尚包括利用相類關係而對實質上受其監督之人之權勢所犯者在內,此觀該規定構成要件至明。

…即使形式上的雇主為上訴人之弟劉OO,上訴人與劉OO均未與母親同住,平日分別返回其母住處探視,既明知甲女隻身來台,語言不通,無依無靠,在臺灣之生活及未來,因其為雇主之兄弟且為探視其母親而生之監督關係所支配,對其不得不服從;甲女因需要該工作,希冀繼續受僱,唯恐不配合上訴人,可能引致不滿而遭資遣,無力維生,出於無奈不得不順從,因而與上訴人發生本件性行為,如甲女基於自由意志與上訴人發生性交行為,自不致難忍委屈,猶至廁所哭泣,且事後向阿雅轉述時,仍然哭泣,甚且經上訴人授意墮胎,亦不敢不從,終於求助無門,乃撥打1955專線求助,認定上訴人係藉其返回上址探親而監督甲女看護其母之際,利用其對甲女存有指揮監督、支配服從關係,致使甲女不得不配合與之性交之事實,上訴人所辯基於合意而為性交等語,為不足採;並以甲女於警詢、1955專線通報時均提及上訴人為雇主之兄弟,說明上訴人辯稱甲女不知道其是否為老闆的哥哥,主觀上心態不認為上訴人對伊有監督權力等情,亦不足採之理由。

小結:

刑法第228條利用權勢性交罪並不以雙方具直接雇用關係為必要,如屬利用相類關係而具實質上支配地位,即該當本條要件。

#桃園律師 #桃園法律事務所 #利用權勢性交罪 #刑法第228條

Share this!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