勞動法重要案例—客運駕駛工作時間之認定

views
22

「客運駕駛工作時間之認定—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4年度勞上更(一)字第1號民事判決評析」文章摘要

背景事實:

原告擔任客運駕駛員,起訴主張薪資中之績效獎金、工時獎金及考核獎金係以工作績效、安全清潔等工作表現核發,屬經常性給付,應列入工資計算加班費。且認為應以駛車憑單記載之酒測時間至返回車站之時間,加計20分鐘作為上班時間之計算基。每月正常工作時間則為26日,故於計算平日每小時工資額時,應以實際工作日數26日作為計算標準。依上起訴主張公司應給付加班費差額及公休出勤差額。

法律問題:

  • 工作時間之起訖如何計算?
  • 班次間之間隔是否應列入工作時間?
  • 績效獎金是否應全列入平均工資計算?

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4年度勞上更(一)字第1號民事判決法律見解:

  • 雙方就出車前及收班各20分鐘,及每趟驗票工時5分鐘,均納入預備工時,可見兩造間就工時已有約定,既未將班次與班次間之間隔時間約定為工時,顯見間隔時間並非兩造約定工資給付內容。
  • 違反酒測程序並無處罰,故提前進行酒測之過程非屬工作時間。
  • 應以實際工作日數26日作為平均工資之計算基礎。

郭玲惠教授見解:

  • 德國法對於「休息時間」與「工作時間」之規範,除了傳統意義之休息時間及工作時間外,尚包括中間類型,諸如備勤時間、待命時間、候傳時間等。依勞工是否處於可完全不受干擾之狀態、雇主是否可要求勞工履行部分工作義務等情而作區分。
  • 我國法並無如德國法就「休息時間」及「工作時間」之中間類型作規範,就本案客運駕駛員於行車各班次間之時間,是否屬工作時間,實務則出現肯定說(臺灣高等法院98年度勞上字第62號判決)與否定說(多數說)二者(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勞上易字第36號判決、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1年度勞上字第14號判決)。
  • 實務主要判斷標準:勞工是否處於雇主指揮監督下等待提供勞務,有無悖於民法第148條權利濫用禁止原則(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044號判決)。
  • 就績效獎金及加班費是否應從平均工資中扣除乙事,應視是否具工作對價性質、是否屬經常性給與,如非恩惠性或鼓勵性之給與,應納入工資計算。

附註:本文整理自郭玲惠教授之文章,全文載於月旦裁判時報第80期

#桃園律師 #桃園法律事務所 #勞基法 #加班費 #休息時間 #勞工律師

Share this!
Scroll to Top